万事得股票网

杨洋是去年6月份成为团长的,他陆续在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

简介: 杨洋是去年6月份成为团长的,他陆续在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多家社区团购平台做过。

"天就四单”一位链家经纪人说道,自从五月份美团优选与链家达成合作后,一些位于北京五环外的链家门店也成了美团优选的提货点,店内的房产经纪人们轮流做团长。

这位房产经纪人告诉壹览商业,链家与美团优选合作,经纪人拿不到佣金,但是需要背业绩,如果业绩完不成,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

壹览商业分别在附近的三家链家门店下单,发现房产经纪人一个比一个佛系。

不仅北京链家如此,在被称为互联网之都的,社区团购也越来越不招人待见。

01团长集体佛系徐老板在梦想小镇附近经营一家枣糕王,兼职做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三个平台的团长。

在社区团购大火的时候,三个平台D人员在差不多的时间上门“推销”,他也就顺势当起了三个平台的团长。

在做团长的这段时间内,徐老板对各家平台已经有了清晰的了解:“橙心优选佣金10%,美团优选佣金5%,多多买菜则没有佣金。

” 经常来蛋糕店提货的张丽也发现多多买菜涨价了,还向壹览商业出示了订单截图进行对比。

团长的服务态度越来越差,是张丽最想吐槽的地方。

” 事实上,张丽所说并不夸张,徐老板在接到平台配送的商品后,将三个平台的商品都堆放在店门口的一个角落,也不会对商品进行现场验货。

“做团长反正是顺带的,也不想花费时间精力,就是占个地方的事情,东西坏了找平台退款。

去年社区团购大火的时候,小陈开始兼职做团长,今年五月开始了全职在家做团长。

“每个月收入3000多,刚开始做的时候1000多一点,现在用户累积起来了收入就多了一点。

”小陈告诉壹览商业,社区团购最赚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之前听说一个月能赚七八千,但现在最多的时候也才赚了不到4000元。

“大部分订单都是美团优选的,橙心优选一个月最多几百块钱,兴盛优选3个月才赚了一百多。

但因为美团优选的流程问题,让小陈多次恼火。

“刚开始的时候,送货的司机还能准时或者提前把货送过来,可是近两个月不是送货晚就是司机不在,打电话也不接。

钱少事儿多,刚做三个月团长的小陈态度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热情了。

刘华上门提货的时候,小陈坐在椅子连屁股都没抬。

团长们对这份“工作”的表现越来越佛系,兼职的不想因为接单耽误正常工作,全职的想跳出去找份新工作。

总之,连众包都不算的团长们因为单量少、佣金低,越来越想脱离平台。

02行业拐点,释放撤退信号疲惫的团长、吐槽的顾客,社区团购平台们争抢的团长和流量都不香了,行业也开始释放撤退信号。

在社区团购赛道,同城生活称得上是老玩家,早期与十荟团、兴盛优选被称为“老三团”。

这样一家公司的倒闭让从业者们感到意外,同时也质疑社区团购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自从拼多多、美团、滴滴等巨头的入场,打乱了原本社区团购玩家们的脚步,巨头们不设限投入的同时,资本们却不敢陪着继续玩了。

从创始人何鹏宇在两次中也能看到其对于公司倒闭的无奈:“自从2020年9月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为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

”巨头们选中社区团购赛道,打乱了何鹏宇的脚步。

去年6月,滴滴上线“橙心优选”,创始人程维表示对社区团购“投入不设上限”;去年7月,美团也成立优选事业部,并表示将社区团购作为“一级战略”;去年8月,拼多多旗下社区团购项目“多多买菜”上线;去年10月,苏宁菜场社区团购平台上线。

此外,橙心优选新一轮风投的投资条款中,明确包括一项附带条件,即如果“橙心优选”在五年内没有IPO,投资者的股票将转换为滴滴出行的股权。

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期待值是自给自足,不要拖累集团的现金流。

杨洋是去年6月份成为团长的,他陆续在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多家社区团购平台做过。

在杨洋做团长初期,也是巨头们补贴最猛的时候,杨洋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赚到了1.3万,在团长里面算高收入了。

但是到了今年,杨洋的收入骤减,单量多的时候也才赚3000多块钱,为了吸引群成员下单,杨洋不停的在群里发各种优惠信息,甚至对部分商品进行简单描述,但也没能改变胆量减少的事实。

从月收入过万到月收入3000元,仅隔了几个月的时间。

其中显示,2021年1-5月,社区团购赛道仅8起融资,虽然披露金额超262亿元,但这已经成为了巨头的游戏,中小平台已经没有了机会。

例如兴盛优选在此期间的两次融资,金额高达31亿美元,十荟团也获得了7.5亿美元融资,仅两家企业的融资金额占比就已达到整个行业的95%以上。

相关部门也在给社区团购行业破冷水,针对社区团购行业,2020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要求平台严格遵守“九不得”,“九不得”出台后,监管部门也约谈了所有平台,规定产品直接售价不能低于进货成本,以控制平台的低价倾销。

据高临咨询(Third Bridge)的专家预计,若国家严格贯彻“九不得”,将减少平台现有单量和GMV的40%-50%。

03流量的尽头是产品和服务社区团购的目的是下沉市场的流量,流量的尽头是产品和服务。

一位关注社区团购赛道的投资人表示:“社区团购考验的不是巨头们到下沉市场获取流量的规模和速度,阿里、美团、拼多多、滴滴等巨头们的进入将社区团购变成了流量争夺战的游戏,而社区团购的本质是如何为下层市场的消费者便利,这是一种新的供需关系。

”显然,这种便利性,是靠团长的服务来维持的。

但是,团长的不稳定性已经成为行业的顽疾。

团长们并不能做到全天候关注居民的需求,甚至连基础的商品保存、社群运营、售后都成问题。

而团长们的佛系对待,还是源于平台本身并没有给团长归属感。

壹览商业认为,资本可以搭建、优化链,但是永远解决不了终端团长的忠诚度问题。

如今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三家社区团购平台都凭借各自的优势成为行业领跑者。

社区团购从流量之争变成了链之争,以十荟团、兴盛优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企业链在逐渐完善,但是到了最后一公里的团长这里,社区团购的品质还是得不到保障。

团长作为平台和顾客之间的中枢,并没有发挥其职责。

平台配送员把商品交给团长后,顾客们买的东西都被团长堆放在店门口已经是常规操作。

小陈也是直接将商品堆放在家里的角落,“家里的冰箱都装满了,没有地方放这些东西。

平台不给团长冰箱、货架等设备,对团长的审核更是相当的松弛,导致后端的服务问题一直难以解决。

社区团购玩家们只是去撮合团长和消费者促成订单,但却无法保证质量,那么消费者的需求就没有得到满足,也不会产生复购。

习惯了互联网模式和思维的企业们把社区团购看成了获取流量的手段,而忽略了社区团购的尽头是产品和服务。

否则,无论商业模式设计的多么巧妙,商品到了团长手中不能保证后续的服务,都是徒劳。


以上是文章"

杨洋是去年6月份成为团长的,他陆续在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

"的内容,欢迎阅读万事得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