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得股票网

总之,尽管“上市热“与”破发潮“的态势给港股医药股增加了不确定性

简介: 总之,尽管“上市热“与”破发潮“的态势给港股医药股增加了不确定性,创新药的大环境正不断优化,IPO的破发往往也能让众多药企回到药物的本质上来,这对于真正潜心做创新药的企业来说,是利好局面。

稍早前有医疗SaaS龙头医渡科技赢得开年头彩,以超1600倍认购额强势IPO,上市股价一度涨至近150%,近期有诺辉健康作为热门打新股,首日高涨超180%,赛生药业也已通过聆讯,将于三月初赴港上市......在大量新经济企业回港二次上市的热潮夹击之下,生物医药股的确称得上是极为显眼的一朵浪花。

在富途牛牛圈2020年的十大港股IPO盘点中,生物医药股便占据了四席:京东健康乘互联网医疗的政策红利顺势而上,市值突破5000亿,稳坐行业龙头;嘉和生物包揽“全明星”基石投资,外加大比例持股的高瓴资本加持,认购期获超200亿认购;泰格医药与康基医疗在IPO阶段的认购额也双双超百亿港元。

2020下半年,医药股的IPO热度明显有了下降趋势,“赚钱效应”也大不如前。

此前赴港上市的先声药业、药明巨诺、云顶新耀等IPO阶段战绩亮眼的生物医药企业连连跌破发行价,和铂医药上市仅半月后,日成交额就已不到千万,流动性十分堪忧。

上述种种,不禁让人深思:港股生物医药上市热,究竟是泡沫破裂前的虚假繁荣,还是能够真正迎来了行业的新机遇、新阶段呢?

生物医药企业上市热的内在逻辑2020年全球疫情的蔓延,当属最为直观的上市热导火索。

在全球抗击新冠肺炎、大力发展医疗的外部因素推动下,医药板块得到了市场的空前重视,资本也找准机遇疯狂涌入。

2020年第一季度,恒生香港上市医疗保健指数的涨幅达到+8.9%,表现明显优于恒生指数(-12.6%)和港股老牌的地产建筑业(-11.3%)、金融业(-16.1%)。

而进入2020年下半年,随着新冠疫苗的研发逐渐步入正轨,屡屡取得阶段性成果,资本对于生物医药股的热情也略有消退,这也是下半年的长势不如上半年的直接原因之一。

从“非常态”逐渐回归“常态”,市场也会从过于亢奋的情绪中缓过劲儿来。

从更宏观、更长期的角度来看,生物医药上市热并非只是一场“黑天鹅”式的偶然,而是在不断增长的市场规模、国家的经济结构转型以及技术迭代周期到来的多重因素作用下,一次必然的质变。

我们可以看到,自从港交所发布18A规则以来,大部分新上市的医药公司都把产品研发重心放在了PD-1、CAR-T等肿瘤相关产品上。

在“十三五”的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生物医药被列入了《“十三五”生物产业发展规划》的重点领域之一。

生物医药行业从来都有极高的资金和技术壁垒,从产品研发到三期临床再到商业化落地,普遍需要十数年左右的长跑,而这一时间周期恰恰切合了国内医药研发从传统化学药向小分子药迭代转变的时期。

历经生物科技行业的十年大浪淘沙,能够走到今天的,必然是研发水平领先、资金链坚韧、融资能力强的企业。

港股生物医药版块的浪潮,自三年前就开始奔涌。

2018年5月,港交所推行了25年来最大的上市制度改革。

特别是新政对生物医药企业开辟的“绿色通道”,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业上市。

这大大降低了上市门槛,一定程度上解除了“商业化落地难”对生物医药企业上市的桎梏。

过去的2020年,共有21家生物医药企业在港上市,香港已然成为亚太区最大、全球第二大的生物科技融资中心。

伴随着新经济企业前赴后继地涌入,曾经南下资金最为青睐的金融、地产等传统企业,如今也被如腾讯、小米、美团等高新科技企业分了一杯羹。

港股的新经济企业版块愈发得到资本的重视,鼓励更多的优质企业加入,又进一步吸引长线资金的......这对于同属高新科技产业的生物医药企业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良性生态圈。

趁“热”上市,公司的估值往往会超出预期,稀释相同股比,拿到的钱就会更多。

投资者也会因股市大环境的高昂而更加积极地关注购入新股,企业股价大概率能够高开高走,这对于医药企业后续的流动性和新药研发的资金需求,都有莫大的益处。

而港股恒生指数的医药股市值权重则同样被划归为“新兴市场“阶段,占比仅有1.2%。

同时,A股科创板要求上市企业最近三个会计年的净利润必须为正,而港股则无硬性盈利要求。

然而,一路走高的AH指数也让香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上市洼地”。

夸张的AH溢价固然引来了南下资金,也深刻暴露了港股的流动性弊端:作为一个注册制、机构投资者主导的市场,港股的流动性远不如散户占比较大的A股,炒作的空间和市场情绪波动十分受限。

另一个原因是行业占比的差异:港股中估值较低的金融板块股票数目占比较多,以生物医疗为代表的高估值行业股票数目占比过低,而A股反之。

但不可忽略的是,香港凭借其独特的金融地位,以及高度国际化和市场化的成熟资本市场,在融资快捷性、政策稳定性方面都与境内资本市场形成了优势互补。

以沪港通、深港通为代表的互联互通机制,使得香港成为连接境内和海外资本的桥梁,大陆资金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对于在港股上市的大陆企业估值也更加公允。

事实上,港股和A股科创板并不是非此即彼的两个选项。

由于港股允许企业分拆至A股、科创板上市,不少港股上市的医药企业选择转战科创板,实现“A+H“的资本布局。

近日,中国生物制药发布公告,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这也是继百济神州、石药集团后又一家宣布“回A”的港股上市药企。

去年五月,证监会发文降低了已境外上市红筹企业的市值要求,除了原本2000亿元的市值要求外,市值达到200亿元且具有较强的科技创新能力也可选择回归。

许多A股医药企业更是顺应时下二次赴港上市的大潮:已于2017年在上交所上市的昭衍新药,刚于今年2月份赴港IPO。

细看港股表现欠佳的医药企业,一类是聚集在PD-1/L1抗体研发、细胞治疗等过于拥挤的热门赛道,一类则主要采用授权引进(license-in)的模式。

当创新药研发逐渐同质化,价格走低的PD-1/L1产品扎堆,这对于消费者而言是更加实惠的买卖,但对于试图进入PD-1/L1红海的企业,则似乎难逃“祭天”的剧本。

特别是随着商业化的开展,大部分创新医药企业的市值会逐渐走低,这也直观地反映了商业化的成功比研发产品还要困难棘手。

但如今大量走license-in路子的企业抬高了该模式的成本,企业自研比例不断降低,只是跟随着海外药物的研发进度准备新一轮的融资,直至IPO......说白了更像是一场资本运作的盛宴。

资料来源:医药魔方去年在港医药股的破发潮,某种程度上也是表达了市场对过于拥挤的PD-1/L1赛道以及license-in研发模式的迟疑和消极态度。

生物医药作为高风险、高投入的行业,资本的青睐自然能够最大程度上支持科研创新的十年“冷板凳”,帮助初创医药企业实现从0到1的跨越,但是在愈发宽松的上市政策之下,资本逐利的本性恐将暴露。

部分深耕PD-1/L1市场的企业,凭借着差异化路线,力争不走“寻常路”。

嘉和生物的PD-1单抗产品策略就是侧重中国市场的差异化适应症,针对在亚洲人群中发病率更高的淋巴瘤亚型研发特异性的PD-1单抗。

百济神州则是针对一系列肿瘤治疗的适应症,通过不同的联合治疗方式,延长PD-1产品的使用周期。

拥有强大的销售能力,则是另一些企业后发制人的策略。

总之,尽管“上市热“与”破发潮“的态势给港股医药股增加了不确定性,创新药的大环境正不断优化,IPO的破发往往也能让众多药企回到药物的本质上来,这对于真正潜心做创新药的企业来说,是利好局面。

据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时代天使、英科医疗、百奥泰生物、亿腾医药、和贝达药业预计于三月份赴港上市,心玮医疗、朝圣眼科、先瑞达医疗预计将于四月赴港上市。

“上市融资热”能否真正助力“生物医药热”,以提升整个生物医药行业,拓展出国内创新医药的康庄大道,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以上是文章"

总之,尽管“上市热“与”破发潮“的态势给港股医药股增加了不确定性

"的内容,欢迎阅读万事得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