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得股票网

比亚迪在转型中的中国汽车产业链处于有利位置,我们会继续持有我说不清

简介: 比亚迪在转型中的中国汽车产业链处于有利位置,我们会继续持有我说不清是50000美元的比特币更离谱,还是特斯拉的市值更离谱问:Daily Journal的投资组合中持有不少比亚迪的股票,而且这两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浮盈,也许

来源:聪明投资者聪投全文精译|查理·芒格2小时问答:比亚迪我们将继续持有,中国调控经济的方式比美国高明得多,美股泡沫终将以惨烈的方式破灭“在我数十年的投资生涯中见证了太多的市场疯狂,我的应对方式就是静观其变——这也正是投资者应该采取的方式;但是很多投资者会拥向人潮,购买股票,加入狂欢,甚至不惜加杠杆,这和赌博没什么两样。

”“对于华尔街散户的狂热行为,我有一个简单的建议,就是经纪商要向客户推荐对他们有利的股票,而不是为了赚取更多的佣金收入而向他们‘赌博’服务。

现在有些新的股票经理人,纯靠兜售带有投机性质的股票来为自己牟利,我认为这种赚钱手段是非常龌龊的。

我知道很多人说持股多体现了分散投资的理念,但有时我不认为这是分散投资,我称之为“恶化投资”。

”“我不认为比特币会成为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它只不过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而我从未购买过黄金,因此我也不会去买比特币,我希望大家都像我一样别碰比特币,它让我想到奥斯卡·王尔德对当时风靡一时的猎狐行为的评价:一群疯子在追逐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

”“比亚迪在中国的汽车产业链从燃油到新能源转型过程中处在有利地位,这让中国的股票投资者推高了它的股价。

我们非常喜欢这家公司,也很欣赏它的管理层,所以我们会遵从内心的真实想法,继续持有。

”“我猜如果中国完全照搬英国的现代化模式,它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因为他们当时处境是那么严峻,中国的贫困人口也非常巨大,因此他们需要采取极端措施来改善他们所处的情况。

所以我认为中国这些年的路线对他们来说大概率是正确的,我们也不应该自大地对中国横加指责,教他们像我们一样做。

”“我觉得中国调控经济的方法非常精明,比我们做的好多了,他们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觉得这样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在这个领域我是不会选择和红杉竞争的,他们在这方面比我们强太多。

”“很多的护城河看起来没有办法跨越,但是有一些情况下,像曾经护城河很深的企业可能就垮掉了。

旧模式正在消失,新模式在被创建,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本质”“李光耀没有动用军队就接管了国家,并且很快把它变成了这个繁荣的地方。

我很敬佩李光耀,家里还有他的半身像。

这是你可以轻松做到的,如果你有不切实际的期望,那么你一生都会很痛苦。

”以上,是查理·芒格作为Daily Journal的董事会,在股东大会上分享的最新观点。

Daily Journal原本是传统的纸媒公司,后来进军专业软件服务领域,服务于法院等司法机关,实现案例的云端化管理,在疫情中股价表现也很强劲,从去年3月美股大跌后的200多美元涨至最高400美元以上,昨收351美元。

全长2个小时的股东大会干货满满,芒格以他独有的幽默和洞见回答了投资者提出的各种问题。

对于当前美股市场上的投机狂热,芒格认为理性的投资者应该静观其变,而不是加入赌局,他认为华尔街散户的行为在一些无良经纪商的推波助澜之下让整个股票市场弥漫着的不良氛围,是非常危险且愚蠢的。

对于最近兴起的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一种迅速借壳上市的融资模式)热潮,他认为这是泡沫的体现,相关业务的承销商无异于在“尽可能把狗屎卖出去”。

和很多价值投资者一样,芒格也认为这次的泡沫将以惨烈的方式破灭,只不过没人可以预知何时来临。

谈及比特币的高涨,与市场上很多投资人开始对比特币改变态度不同,芒格坚持认为比特币本身毫无价值,只不过是一个虚构的黄金替代品,未来也不可能成为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

谈到中国,芒格认为中国模式已经证明了它的自洽性,历史上没有一个大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像中国这么高的经济增长,所以西方不应对中国横加指责,教它该怎样去做。

他还多处回应了在中国的投资,对比亚迪的看法。

除了投资和对经济的观点之外,问答还谈到了他对商科学生的建议、对心理学的认识、对最近流行的网剧《后翼弃兵》的看法、能力圈的构建以及和红杉资本不会存在竞争、对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敬佩,以及长寿的秘诀等等…

聪明投资者精译了股东大会的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芒格:和往常一样,我会很快介绍一下这次大会的议程,然后会留很长的时间给大家提问,这些问题都是Daily Journal的股东提出的。

我是Daily Journal的董事会查理·芒格,坐在我旁边的是首席执行官杰瑞·萨尔兹曼(Jerry Salzman)…

芒格:哦,(介绍各董事、公司流通股数量及各董事拥有的表决权情况…

华尔街散户的投机行为和无良券商的推波助澜让美股弥漫着的危险气息面对市场疯狂应该静观其变而不是加入赌局问:谢谢芒格,第一个问题来自麦克·王(Michael Wang),他的问题是,你在今年的股东信中提到今年的股价上涨主要是由于市场投机热潮,那是不是可以认为目前全市场也处于这种投机狂热之中?

芒格:这种疯狂的繁荣景象在市场经济下时有发生,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硅谷的房租也随之暴涨,但是短短几个月之后,三分之一的办公室人去楼空。

在我数十年的投资生涯中见证了太多这样的情况,我的应对方式就是静观其变——这也正是股东应该采取的方式,但是很多股东会拥向人群,购买股票,加入狂欢,甚至不惜加杠杆,因为他们不想错过上涨。

——这种投资方式自然是十分危险的,我认为股东们应该更加理性,而不是想要追涨而去买入——这和赌博没什么两样。

对于赌博,就像一首诗的结尾所说的:“你应该学会克制,但我知道你不会听从我的建议。

问:有不少股东对最近散户的狂热行为很好奇,比如嘉文·史密斯 (Gin Smith) 的问题是,你对最近游戏驿站的散户逼空行为怎么看?

芒格:当一大群人把股市当成是的时候,这种事情就会发生,而这就是当前股市上正在发生的事。

当情况变得极端,就会出现逼空,一般会关注逼空行为的是清算机构,而不是普罗大众,但就像这次一样,整个完全出圈了,大家甚至开始关心清算所是否会崩溃,这就相当危险了。

任由这种赌徒文化充斥在资本市场是非常愚蠢的,这会导致麻烦——事实上已经产生了不少麻烦。

对于这种散户狂热行为,我有一个简单的建议,就是经纪商要向客户推荐对他们有利的股票,而不是为了赚取更多的佣金收入而向他们赌博服务。

现在有些新的股票经理人,纯靠兜售带有投机性质的股票来为自己牟利,我认为这种赚钱手段是非常龌龊的,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市场本身也是疯狂的。

云化和软件服务是未来Daily Journal是跟微软不同类的软件服务公司我们把自己看成是公共服务问:下一个问题是安德鲁·威尔金森(Andrew Wilkinson)问的,他想知道你对Daily Journal未来十年的发展有什么期望?

芒格:我当然希望他们的软件服务取得成功,尤其是在软件服务日益重要的现代社会,这可能实现,但也说不好;我还希望它的传媒业务能继续存活下去,当然这一点也不一定。

问:接下来是马修·彼得森(Matthew Peterson)提出的问题,JTI公司(Journal Technologies, Inc.,Daily Journal的子公司)通过线上技术让大家开始习惯在线提交法律文书等事项,现在大部分软件公司的合同收入都是来自订阅和许可费用,你认为这些产品上线后主要的辅助收入来源是什么?

芒格:谁也不知道软件服务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我们知道在法院边上开停车场不再是什么好生意了,因为未来很多案子会直接在线审理。

云端化、在线化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现在有些小国家,像爱沙尼亚,几乎整个国家都在互联网上。

所以云化是一个高速增长的领域,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坏消息是谁也不知道最后谁会胜出。

一般大家会认为Daily Journal是一个像微软那样的软件公司,但是实际上我们不同于微软,针对提案请求流程(RFP Process)的在线软件服务挺难做的,无论是确定性和还是盈利都与微软无法相提并论,但是我们喜欢这份事业,并把它看成一个重要的公共服务。

李克、巴菲特和我曾是铁三角组合他非常幽默,绝顶聪明到我这个岁数朋友走一个就少一个没人可以替代了问:有不少投资者想听你谈谈李克·古瑞恩(Rick Guerin,巴菲特、芒格的早期合伙人,2020年10月以90岁高龄过世)以及你们最珍贵的回忆。

芒格:几十年来,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他是一位优雅的绅士、一个贴心的伙伴。

李克从来都是那么幽默、那么富有智慧,他当时参加了美国海军的智商测试,取得了最高的记录之一,这也是为什么他的人生上升得如此之快——他实在是太tm聪明了。

和他在一起你永远不会无聊,他喜欢跳伞、跑马拉松,如果不是和他在一起,我绝不会尝试包括这些在内的事情。

问:不少股东关心接班人相关的情况,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接班人已经在平稳过度中,Daily Journal的有关情况进行得如何?

芒格:杰瑞的团队做的非常好,在软件行业,和一些主要的竞争者相比,我们只是一家小公司,但是团队会继续努力,我认为未来会持续向好发展。

当前美股的泡沫会以惨烈的方式结束但我不知道何时会不会有人因为在市场狂热时买了高估值的股票而致富问:很多人认为现在的情况和互联网泡沫时期相似,市场行为像极了90年代末期,最终这波行情回以惨烈的方式结束。

芒格:是的,我同意,会以惨烈的方式结束,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

问:现在似乎所有名人,包括歌手、演员、运动员、政客,都在宣传自己的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一种迅速借壳上市的融资模式)上市,你怎么看?

芒格:对此类行为我从不参与,但是我觉得没有SPAC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因为这是一种疯狂的投机行为,借壳上市的公司甚至都不存在,所以它只是泡沫的一种表现,对于承销这些东西的投行来说,它们正在做的就是尽可能把狗屎卖出去。

问:去年2月,你提到金融存在过剩问题,现在一年过去,你能不能分享一下你最近的观察,最糟糕的过剩出现在哪些领域?

此后,市场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新的泡沫,我认为明智的人应该远离它们。

问:你在之前的演讲中提到,当交易参与双方都认为一类资产比它的实际价值更值钱的时候,泡沫就产生了,美国国库券目前符合你说的这种情况吗?

芒格:不,我不认为美国国库券有泡沫存在,在低利率下,我不认为它是一项好的投资品种,但我不认为美国国债有什么大问题。

我不认为有人确定未来的情况会如何演变,有人抱怨说现在经济刺激方案太多了,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否有道理。

问:你曾经说过,现在持有现金,按兵不动需要很强的定力,但是你也说如果只有平庸的机会,你宁愿保持不动。

如今权益资产大涨,而现行的货币政策下,现金越来越被认为是有风险的,你的想法是否有所改变,或者对投资标的的标准有所降低?

芒格:我认为在总体市盈率这么高的情况下,持有股票的人都希望利率保持低水平。

现在市场对于好公司给出比平时更高的估值并不算匪夷所思,但是最终人们不会因为在市场狂热时期买了高市盈率的股票而致富。

所以,我不会改变我之前的观点,但是我可能会比以前更能够容忍较高的估值,而且希望保持低利率,就像大多数人一样。

价值投资永远不会过时因为我对价投的定义就是创造价值的投资有时分散投资反而会恶化投资拿稳几只你深度了解的股票比买100只股票更好问:你认为在GDP下行时期,价值投资仍然奏效?

有人认为价值投资就是去寻找那些有很多现金或资产但是商业模式很糟的公司,我不认为这是价值投资,相反,我认为所有好的,赚钱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只是有人在优秀的公司中寻找价值,有人从不那么好的公司里寻找价值,无论如何,大家都在找寻更高的投入产出。

但有趣的是,很多人认为持有100多只股票比只买了4、5只股票显得更专业,我觉得这种观点有问题。

我知道很多人说持股多体现了分散投资的理念,但有时我不认为这是分散投资,我称之为“恶化投资”。

对我来说,持有2、3只更加熟悉的股票让我感到更加舒适。

问:伯克希尔最近卖出了大量富国银行的股票,但是Daily Journal只卖了一点点?

芒格:我不认为两家公司在所有事情上都要保持一致,两家公司在税收上的考虑就不一样。

毋庸置疑的是,富国银行在长期投资价值上来看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它老旧的管理模式、糟糕的企业文化以及较低的员工激励。

我们并不是恶意卖出,而是看到富国银行的一些员工已经出现了欺骗客户的行为,令人遗憾。

芒格:所有的股票都会有波动,我的确认为经营优秀的银行是很好的投资标的。

有人曾说,银行业最大的问题是银行太多,而合格的银行家太少。

有着巴菲特那样思维模式的执行官很少会遇到麻烦,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把银行经营好是一件很难的事,有太多的使人犯傻,比如以长期业绩为代价追求短期的好业绩。

芒格:我不知道未来的银行业具体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未来的支付系统会如何演变,但我认为经营优秀的银行会对整个人类文明产生贡献,而且各国的央行也会继续控制银行系统和货币。

所以我不认为比特币会成为世界通行的交易媒介,它只不过是一种人造的黄金替代品,而我从未购买过黄金,因此我也不会去买比特币,我希望大家都像我一样别碰比特币,它让我想到奥斯卡·王尔德对当时风靡一时的猎狐行为的评价:一群疯子在追逐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the pursuit of the uneatable by the unspeakable)。

问:的确有不少股东问及比特币的问题,特斯拉最近买入了不少比特币,并把它们纳入到资产负债表中,Daily Journal会进行相似的操作吗?

比亚迪在转型中的中国汽车产业链处于有利位置,我们会继续持有我说不清是50000美元的比特币更离谱,还是特斯拉的市值更离谱问:Daily Journal的投资组合中持有不少比亚迪的股票,而且这两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浮盈,也许比公司内在价值的增长要高得多,你如何决定持有还是卖出一只个股?

芒格:好问题,我们持有比亚迪的前五年,股价基本没什么涨幅,但前两年涨幅很大,原因是比亚迪在中国的汽车产业链从燃油到新能源转型过程中处在有利地位,这让中国的股票投资者推高了它的股价。

我一个做风投的聪明朋友,他们持有大量股票,但常常会择机卖出一半仓位,这样之后无论行情如何波动,他都觉得能接受,我们不会这样做,但我也不批评他的做法。

问:有个类似的问题,你认为电动车企业的估值是否有泡沫?

我知道伯克希尔以长期持有优质公司的股票著称,但是否会存在股价过高以至于公司业绩无法支撑的情况呢?

芒格:其实我也很少持有像比亚迪这样估值高到让人血脉贲张的公司,对于选择持有比亚迪,我也还没有形成,也还在不断学习。

我们非常喜欢这家公司,也很欣赏它的管理层,所以我们会遵从内心的真实想法,继续持有。

问:两年前,你认为当时美国惟一值得买的股票就是Costco,你为什么认为亚马逊未来需要担心Costco,而Costco不用太担心亚马逊呢?

对于他辞去亚马逊CEO之后来要投身的新项目,你感兴趣吗?

芒格:我非常欣赏杰夫·贝佐斯,我认为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生意人之一。

我们对他的新项目还没有足够了解,所以暂时不会跟注。

每个投资人都会遇到艰难的抉择,因为总有很多聪明、值得尊敬的人得出相反的结论。

我之所以认为Costco对亚马逊来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威胁,是因为大家都相信Costco能为他们带来巨大的价值,这这个方面,Costco有着比亚马逊更好的口碑。

问:像通用电气(GE)这样的公司,有着很好的企业形象,但在股市中迅速沉底。

芒格:我没有买过GE的股票,我不喜欢它的企业文化,这个公司股价大跌我也不感到惊讶。

但我确实认为它目前的CEO非常能干,GE找到了非常合适的,如果有人能够拯救GE,那这个人非他莫属。

问:你有一套checklist,经常用它复盘自己买过的股票,有哪些指标是你希望更早加入你的checklist的?

你很善于去评估一个人,尤其是企业家或者是潜在的合作伙伴。

其实我常常会犯错,回顾这些错我我也常常想如果当时做了相反的决定就好了,但是犯错是无法避免的,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也是很难的,现在我对自己宽容多了, 我对我的事业还是挺满意的,也不再去向其他人是不是比我做得更好。

我觉得我很幸运,在投资生涯的前期就找到了包括checklist复盘在内的很多投资方法,我建议其他人也遵循我的一些方法。

问:你和巴菲特很善于去评估一个人,尤其是企业家或者是潜在的合作伙伴。

芒格:如果一个人酗酒,我们不会选他,所有人都有快速发现一些危险的能力,我们只是比其他人更擅长评估危险,这对我们帮助很大,伯克希尔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我们会与很多优秀的人共事。

对Daily Journal来说也一样,作为一家小型纸媒,在大型纸媒纷纷倒下的时代,Daily Journal能够成功转型,离不开优秀的伙伴,当然,萨尔兹曼就是其中之一 ,我和他从1970年代初就开始一起共事了。

我很早就发现萨尔兹曼可以做到他想做的一切事情,当Daily Journal的前任CEO去世时,萨尔兹曼还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我们当时想让他来掌管 Daily Journal,他说他对纸媒业务一无所知,但我们看重的是他的能力,认为他一定能够胜任。

萨尔兹曼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上任后的每一个决策都非常出色,这就是我们对待人才的方式。

芒格:巨石强森曾说他不知道虱子和跳蚤哪个更糟,我也不知道特斯拉和比特币的市值哪个更糟。

中国调控经济的手法比我们高明历史上从未有一个大国像中国发展得这么快问:下面的提问来自一个学习中国历史的学生,他问,1860年的中国人均GDP是600美元,而在1978年,邓掌权后只有300美元,现在这一数字已经攀升到近万美元,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快速消除贫困的先例,几十年间让8亿人口摆脱了贫困。

你非常欣赏中国人的工作态度和儒家价值观,现在中美交恶,西方世界对中国的了解严重不足,我们该如何提升自己的知识水平和对中国文明的了解?

芒格:对自己的文明有优越感 ,认为比所有其他文明都好,这很正常,但不可能所有文明都比其他文明更优越。

实事求是地说,我不知道如果中国完全借鉴英国文明化过程中的方方面面,是否会做的比现在更好‘但我猜如果真的全部照搬,中国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因为他们当时处境是那么严峻,中国的贫困人口也非常巨大,因此他们需要采取极端措施来改善他们所处的情况。

所以我认为中国这些年的路线对他们来说大概率是正确的,我们也不应该自大地对中国横加指责,教他们像我们一样做。

因为最可能的情况是,我们的模式适合我们,而中国模式更适合中国。

问:你投资中国股票非常成功,你对中国的调控政策怎么看,比如蚂蚁IPO被暂停一事?

我觉得中国调控经济的方法非常精明,比我们做的好多了,他们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觉得这样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当然,我们都更喜欢自己的文化,我虽然这样说,但是我本人也不愿意住在中国,我更喜欢美国,我的确很欣赏中国这些年的成就,我是说,你怎么能不去欣赏中国的成就呢?

现在中国的发展是让人炫目的,中国的工厂现在全是自动化的机器人,中国已经买入现代化国家的行业,而且他们非常善于经营。

美国刺激政策并非刻意加大贫富差距,而是一个副产物有了贫困,才能够摆脱贫困对于贫困的政策权衡是市场经济下最难的课题问:现在的美联储政策维持低利率,这让持有金融资产的人获利更多。

芒格:没有人能准确的知道怎样的宏观经济政策是正确的,也没有人能判断何种程度的经济调控是恰当的,我并不擅长宏观经济预测,但我认为大家对疫情下刻意加大贫富差距的指责是不恰当的,没有人想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在糟糕的外部环境下,我们都想拯救经济,也已经采取了几乎所有切实可行的方式,最后被加大的贫富差距是一个刺激政策的副产物,而不是政策制定者的主观意愿。

在各个历史的发展阶段,不同阶级造富的速度各不相同,也许下一次就是穷人变富,我认为我们无需对此过度担心,事实是,想让一个国家变富有,需要施行市场经济体质,而在市场经济之下,每个人都像亚当·斯密所说的那样去追求财富。

这有时会造成的激化,因为穷人会遭受剥削和痛苦,但是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了穷人摆脱贫困的动力,换句话说,市场经济体质是一个能够自我纠偏的系统。

所有的经济学教科书都没有提到贫穷是所有发展中的经济体所需要的,因为人们要摆脱“贫困”,首先必须要现有“贫困”存在。

如果贫困被彻底消除,也许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是事与愿违的,所以如何应对贫困是一个非常艰深的课题。

问:你最近发出了一些警告,在超印货币,那么你觉得现代货币系统应是怎么样的?

芒格:我觉得现代货币应该减少人们对过度通胀的恐惧,确保像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的灾难性通胀不会发生,我认为目前的货币理论是也许正确的,但具体我也很难说。

问:美联储现在的政策在支撑了目前的资产价格,你认为这些政策的长期结果会是什么?

芒格:我不知道未来经济运行是否会顺利,我也不认为Daily Journal有更好的宏观经济洞见,因而能在未来运营得更好。

但我的确不那么担心不平等的问题了,很多人诟病这一点,诚然,当下的政策必然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贫富差距加大,但我们也希望穷人能够脱贫。

现在的情况下,即便是比较富裕的家庭也可能很快变穷,所以我对这种程度不平等并不担忧,总会有一些人比其他人富得更快。

我认为中国人在贫富差距的处理上也非常明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且中国的遗产税是0,我认为这也许是对的。

开始学习商科之前先要了解资本主义的历史心理学是必须要学的而且要与其他知识融会贯通问:现在大家都在家里,通过zoom以及其他科技手段工作。

我认为办公写字楼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而那些用于店租的商业房地产一直有麻烦。

只要有一个完善的管理机构(但这很难获得),我就会比较喜欢这项投资。

问:你曾经说过,了解业务的最佳方法是研究大公司数十年的财务业绩。

芒格:哈佛商学院以前有商业历史的课程,他们会让学生了解运河的挖掘、铁路的建设,带学生领略工业的起伏、经济的变化等等。

如果我要教商科,我会采用这个哈佛商学院用了很久的教学方式。

但是,确实,开始学习商科之前,应该首先研究资本主义的历史,包括它是为什么、怎么运作的。

资本主义几乎也是同样残酷的,想一想那些曾经繁荣昌盛的事物,现在已经消亡了。

芒格:这有一部分文化的原因,很多是天生的。

运用心理学,你要和其他的知识结合起来。

你如果不能掌握其他的知识,你就没有办法把心理学更加综合的运用。

但我认为心理学是必须要学的,并不是只了解一些习惯,而是要把心理学的知识和其他的知识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有更深的认知。

在有疑点的地方探求是消除无知最好的办法我很敬佩李光耀,家里还有他的半身像问:你是从错误中学习的倡导者。

你从建在布伦特伍德的达顿书店(Dutton’s Brentwood Bookstore,洛杉矶曾经最知名和最受欢迎的独立书店之一,已关闭)案例里学到了什么?


以上是文章"

比亚迪在转型中的中国汽车产业链处于有利位置,我们会继续持有我说不清

"的内容,欢迎阅读万事得股票网的其它文章